早先,看倌們除了關心狐狸一家返台後的生活近況外,同時也十分的關心狐狸媽的腰傷,在返台後是否有盡快就醫?那就醫的結果又是如何?為什麼狐狸媽在整整七月到八月之間,都沒有新格文出現,更沒有時間去回訪眾家好友們,到底狐狸媽是出了甚麼事呢?還是狐狸格子窩就此便要悄然無聲的關格大吉? 

  

狐狸媽當然知道眾多好友們一直持續的關心著狐狸一家的近況(PS眾家好友們各自的諸多的揣測,的確是嚴重的耗了大夥兒的心神)更知道大家都想知道狐狸媽的後續的傷勢復原情形?但是,格文總要慢慢寫,回憶總要慢慢想;這會兒寫完了狐狸寶的尋覓新學校篇後,接著要向各位好友們報告的,自當是狐狸媽的七月病程莫屬啦! 

  

這六月底的狐狸媽剛下飛機,時差尚未調整過來,整天迷迷糊糊、頭昏腦脹的,哪還有甚麼力氣去找醫生來求診?話說狐狸媽的鄰居,瞧見狐狸媽一副兩眼空洞無神、狐狸父子倆也沒過神來去理會狐狸媽的腰傷,決定快速舉薦一位專門治療腰痛的推拿師,要狐狸爸快快帶著狐狸媽去就診。

 

這位推拿師一見狐狸媽,就明言狐狸媽不是骨頭疼痛,而是背部肌肉拉傷,也就是俗稱的閃到腰,要推拿多久才會好呢?他笑笑回答說:大概需要兩個禮拜左右,就算未來都康復了,也要時常做做運動,避免腰痛的悲劇重複發生。 

  

連續推拿了三、四天之後,腰痛情況的確大幅改善。但狐狸嬤終究不放心,還是要狐狸媽到大醫院的骨科去做詳細檢查。原本嫌麻煩的狐狸媽,也應允了狐狸嬤(PS怎麼說母親總是會掛心兒女的傷勢與病痛),就這樣到了一家骨科醫院去檢查(PS骨科醫生是狐狸嬤的好友)。

 

這不檢查還好,一檢查之下,醫生面露難色,他認為狐狸媽應不是單純的背部肌肉拉傷,於是立刻寫了轉診單,要狐狸媽盡速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,去做更精密且詳細的檢查。

 

不是肌肉拉傷導致腰痛的話,那會是生了甚麼病?醫生也沒多說甚麼,只是催促著狐狸媽趕快去檢查便是。那天都已經是星期六了,要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去看診的話,也得等到星期一,狐狸媽實在不願意去掛甚麼急診、辦甚麼住院去檢查的。(PS碼現在還是好手、好腳,雖不能跑跳,但也還能慢步行走)

 

 

可狐狸爸並不是這麼想的,他一聽完醫生的話後,馬上二話不說拖著狐狸媽直奔中國的急診部、掛了號,就是要狐狸媽住院做檢查。幸好急診醫生見狐狸媽精神頗佳,也能行走,判定狐狸媽不需在醫院住院(浪費醫療資源)、且立即能回家躺著休息,等下個星期一,再來給骨科的醫生診治。

 

有了急診醫生的背書,狐狸爸也似乎鬆了口氣,帶著狐狸媽回到狐狸窩內,準備讓狐狸媽繼續躺到星期一,再上醫院去檢查。(PS還好當時狐狸爸放長假,有的是時間陪伴狐狸媽)捱到了星期一,狐狸媽在中國骨科醫生的檢查後,認為還是背部的大肌肉拉傷,但如果不放心的話,再擇日安排做一個MRI(核磁共振)的檢查。

 

也好!檢查、檢查清楚,免得狐狸夫妻倆成天緊張兮兮的。就這麼辦唄!狐狸媽就這樣答應了醫生的建議。安然的在狐狸窩悠哉的躺著等待、等待檢查那天的來臨。 

 

再等待MRI檢查那前幾天的某天清晨約四、五點左右,狐狸媽在睡夢中,被一陣心臟疼痛給痛醒,那種痛感就像是被針扎到心臟一般,痛得狐狸媽趕緊搖醒睡在一旁的狐狸爸,當狐狸爸扶起狐狸媽起身的那時,那種痛感卻從前胸心臟一直貫穿到背部,讓狐狸媽不敢大口順暢呼吸,只能捲曲著身體又倒在床上。 

 

這也把狐狸爸搞急了,但要看醫生的話總得等天亮是唄?況且狐狸媽又疼得要命、不願移動身軀;於是狐狸夫妻倆又耐著性子等到天亮,等狐狸爸先送狐狸寶搭校車去上夏令營後,回過頭立刻拖著痛得要死不活的狐狸媽,飛奔中榮掛急診。

 

狐狸爸先將狐狸媽放在急診大門口,自個兒去停妥愛車;狐狸媽則是緩慢的移動身軀進到急診室內去掛號。在一連串初步檢查與問診後,心臟內科的急診醫生給狐狸媽打了點滴,(PS還是坐在輪椅上打點滴喔!因為當天中榮的急診不但滿床,連找張椅子來坐都困難,看在狐狸媽眼裡還真是奇觀)。

 

點滴打了半瓶、心電圖也做了、血也抽了…,狐狸媽的心臟疼痛卻一點兒改善都沒有,醫生見狀感覺不妙,費了一番工夫找了張床給狐狸媽躺下,並裝上甚麼二十四小時的心臟監視器。又過沒多久,狐狸媽依舊痛得臉色發白,狐狸爸再度找來急診醫生來為狐狸媽診治。

 

醫生看了狐狸媽的狀況後,改換藥劑,施打了讓心臟血管擴張的藥,希望就此能夠緩解狐狸媽心臟疼痛的症狀。約莫過了近一個小時,狐狸媽還是感覺不到有何減緩的變化。醫生判定有可能是背部大動脈剝離,遂和狐狸爸商量,安排讓狐狸媽做電腦斷層掃描,好進一步的了解狐狸媽的身體到底出了啥問題。

 

狐狸爸午餐也沒吃,就陪在狐狸媽的身邊;中榮的急診室裡擠滿了各式各樣的病患,空氣中除了瀰漫著刺鼻的藥味外,還參雜著許多怪味道。這時狐狸媽突然想上廁所,便把貼附在身上那偵測心臟用的器具給拔除,沒想到卻傳來一陣鈴聲大作,醫生、護士火速到達狐狸媽的床邊,嚇得狐狸媽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

經護士解釋下得知,狐狸媽是不能擅自將身上的偵測器拔除、下床去上廁所,一旦將偵測器拔除,將會鈴聲大作,因為這表示病人有著突發病況發生。那要怎麼上廁所呢?兩手都插著針的狐狸媽問;答案是上尿吧怎麼尿啊?狐狸媽從來沒躺在床上尿過,便和狐狸爸一起苦苦哀求護士小姐,請護士小姐讓狐狸媽下床去上個廁所,但任憑狐狸夫妻倆怎麼好說歹說,護士小姐就是不肯讓狐狸媽下床,還恐嚇狐狸媽,曾經有病患就是不聽話,擅自下床去上廁所,結果就掛點在廁所內的恐怖事蹟。

 

結局是:爸生平第一次扶著狐狸媽在床上上廁所(PS真是快瘋了!狐狸媽突然覺得病都好了,一點都不想要在急診室內繼續被檢查)。狐狸爸還告訴狐狸媽,以後若是換他病了躺在床上不能去上廁所時…,狐狸媽馬上接著說:放心!男生比女生方便多了,保你甚麼姿勢都能尿。(PS這時的狐狸夫妻倆,只能苦中作樂好暫時忘卻身上的病痛)。

 

顯影劑也打了、電腦斷層掃描也照過了,在那之後又被抽走了好幾管血液,狐狸爸急著想知道檢查的結果是如何?(PS因為躺在床上的狐狸媽,開始吵鬧著要回家)。詢問了醫生,醫生沒給甚麼具體的回覆,只有說再更改一下注射的藥劑,若是在注射半個小時後,狐狸媽的疼痛感減輕的話,那就再說…。

 

還要再說啊?狐狸媽淚眼汪汪的望著狐狸爸,不停的要求狐狸爸讓狐狸媽回家吧!因為躺在床上尿尿,狐狸媽一點都尿不出來,更糟的是那天剛好是吸血鬼來找狐狸媽的日子(PS各位有經驗的女性看倌們,應該知道吸血鬼每個月都會來找咱們女人麻煩一次)。狐狸爸要扶著狐狸媽在床上尿尿,然後還要跟吸血鬼纏鬥一番,可搞得相當狼狽呢。 

 

狐狸媽也捨不得狐狸爸那麼的辛苦照顧自己,直想快點兒知道自己到底是生了甚麼病?藥劑施打了半個多小時後,狐狸媽果真如急診醫生所言的,心臟部位與背部的疼痛感好去了一大半。狐狸爸又找來了醫生,詳訴告知了狐狸媽的情形,醫生聽完後微笑的說:恭喜妳,沒甚麼大礙了!妳可以辦理出院了。

 

狐狸夫妻倆又頓時面面相覷,到底檢查結果是如何?醫生說明如下:經詳細且精密的檢查,結果是狐狸媽沒病。腦、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都OK,唯一比較不OK的是神經,狐狸媽得到的是一般神經疼痛,通常在長途遷移、更換居所時,容易引起的症狀,也就是所謂的水土不服。而稍早打的藥劑其實是止痛針劑,既然狐狸媽好上一大半,再依據檢查報告結果顯示:正常,狐狸媽只要回家多多休息即可。

 

真的是這樣嗎?我可以回家了嗎?狐狸媽真是不敢置信自己沒病,那折騰了一整天又是為了哪樁?此時的狐狸夫妻倆還真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。狐狸爸辦妥了出院手續,一整天的精密檢查,診療費共六百二十元。

 

拔掉兩手的埋針後,狐狸媽又恢復了自由,不知是否真是止痛藥發揮了作用?狐狸媽的心臟胸口不再疼痛,就連腰痛也好了七、八成。快樂的拉著狐狸爸的手一起回家去。

 

隔幾天後,狐狸爸又帶著狐狸媽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,去做MRI的背部檢查,結果一樣讓人開心:沒事!沒長骨刺、沒有椎間盤突出、沒有壓迫到神經,只有肌肉拉傷。醫囑是:在尚未完全痊癒時,還是得多躺著休息;待腰部復原後,要記得多運動,搬重物時要小心搬運的姿勢。醫藥診療費:五百八十元。

 

倘若當時狐狸媽沒再多忍忍,在美國做這些檢查肯定不只是荷包大失血而已,恐怕是狐狸夫妻倆傾家蕩產,都還付不出那樣天價般的診療費。感謝台灣的健保制度,要不是有健保的話,狐狸媽又怎能享有如此快速又確實的醫療診療服務呢。

 

兩個多月過去了,狐狸媽已全然的適應了台灣濕熱的天氣,如今又是一隻活蹦亂跳的狐狸啦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狐狸媽 的頭像
狐狸媽

甜蜜狐狸三口組

狐狸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